当你想放弃的时候,请相信自己

最近心里颇不宁静,我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了低谷:失落、焦虑、迷茫、恐惧等扑面而来。

有人说,程序员的冬天来了。公司的大量裁员,拖欠工资,等等等等…,无一例外地都倾洒到了我的身上。

现在只能不断学习,拼命学习。以防一个不备,就再一次的回到找工作的阶段。有的时候很想大哭一场,但再一想想,一个大老爷们,蒙着被子抽泣,多可笑

钱,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

我没有多么崇高的思想,我现在的低谷,就是没钱。很无奈的是,嘿嘿,我还没有办法。

每次面临着快要崩溃的时候,我都想找人聊聊,想出去跑跑,分散注意力。

当处于低谷的时候,怎么走都是高出,就像处在地球的南极点一样,只有北方一个方向。


有个女孩儿跟我分享过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几年前为了男朋友追随到了他的城市去发展,刚开始感情很好,男朋友处处都很照顾她,有一天摸着女孩儿的头说,你就不要出去工作了,外面太阳多大晒黑了怎么办?外面工作多累,累坏了怎么办?赚钱养家这种粗活儿本该就由男同志接手。

女孩儿本该有的独立瞬间就被突如其来的柔情似水给占据了。

每天过着主妇一样的生活,泡泡美剧,吃吃薯片,点点外卖,睡睡大觉,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,身材不久发飙了似的疯长,脸都胖了一圈儿。

与世隔绝无社交的状态致使女孩儿判断力和洞察力都直线下降,也没有察觉男朋友的一丝嫌弃和变心。只是有时候和他亲热,对方都借故没有兴致,天雷没勾上地火,背对背就睡去了。

不久男朋友就领了个女的回家,女孩儿已经顾不上那么多的矜持,发了疯一样扑上去就拍打男朋友,骂他薄情寡义,骂女的厚颜无耻,哪知两人合力把女孩儿推倒在沙发,劝她立马搬出去。

被撵出去的女孩儿,抹着鼻涕,拖着个行李箱,走在大街上,第一次感到一无所有,第一次有了孤立无援的感觉,想过回家,当初就是和家里人闹翻了才和男朋友私奔的。

站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,即使摩肩擦踵,即使喧闹繁华,一点也感受不到这座城市的包容和接纳,竟不知往哪里走。


没有一技之长的她就在城市四处晃荡,到处海投简历,希望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文职也心甘情愿。

可用人单位不是嫌弃她没有工作经历就是嫌弃长得不够姣好。

有时候求职回到出租房很晚了,得一个人走很长的一段夜路,背后偶尔也会有几个酒鬼问她要不要卖一次身体,还一个劲儿恬不知耻的大声比划出价。

女孩儿很害怕,永远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,意外和明天谁会先来。

她恨透了男朋友始乱终弃,也让她自己觉察到:女孩儿就该当自强,安全感握在自己手里的那才叫安全感。

她放低了身段,她的起点很低,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保姆中心找到的,解决了温饱。第二份是在酒店前台找到的,解决了住宿。第三份儿在外教中心找到的,她英语很好,以前看美剧都可以不带字幕,基本在这座伤心之城扎下了根。

女孩儿把全部时间奉献给了事业,从讲师助理实习到讲师助理再到讲师,最后成了部门经理。

慢慢她又发现:事业要比爱情更加的牢靠。

除了工作,她特注重养生和形体塑造,不像以前那样暴饮暴食,也不像以前那样素面朝天,时常都泡在健身中心和各种艺术课上。

穿的衣服特有格调,整个人显得特有气质,走在大街上就跟走柏林红地毯一样端庄,脚下也能踩出风。

有一天她的前任男朋友上门找到她的时候,她连个正眼也没瞧得上,门都没有给他开,面对前任的死乞白赖,最后还是给小区的保安打电话才把他给架走了。

她都开始质疑自己的眼光: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这么个货色。


有时候她一个人坐在窗台下,拿着酒杯,倒上一杯酒,手里不断摇晃,看着窗外那片众生图,回忆起曾经的摸爬滚打,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每一刻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她说,为了能在这里立足,一边拼命,一边认命,学会了抢时间工作,抢时间吃饭,抢时间休息,抢时间去展现自己的才华,拼了命的打磨自己,再也不要做任人鄙弃的灰姑娘。

她以为她会一条道走到黑,也认为自己是在钻牛角尖,自己跟自己斗气。其实不是,低谷岁月,四面环山,幽暗且长,她把问题换个角度看后发现:人在低谷的时候,怎么走都是上坡。

她也不是励志一类女孩儿,仅为了讲一个自己的故事就让自己大干365天。

也不是为了宣扬一种个人英雄主义,更不是为了证明努力了就能逆袭。

她不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。

当初可能是为了让自己认清这就是生活本来的面目,挫折让自己做到了心中有数,就振作起来了,让自己在低谷中一点一点往上爬,只求今天比昨天丁点好,明天比今天丁点好。

曾经,她套用罗曼罗兰的一句话: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

她说,人在做,天在看,别装,要认真热爱生活

她还说,不是所有的认真你就输了,也不是所有的认真你就不输,给自己一个坚强下去的理由,输了就俯首称臣,是为了在谷底往上爬的时候辅佐以全部的精力,倾泄在孤注一掷上。


人生没个挑战还有什么乐趣,沉溺与舒适区,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

人总是要逼着自己去成长:

不是逼着自己去优秀。

就是默认自己去堕落。

但我始终坚信:人在低谷,不胆怯、不退却、不抛弃,不放弃。“进”一步,也能看见海阔天空,“遁”一步就低到尘埃了。